您当前的位置:河北省监狱管理局 >>

河北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梁小辉

2017-09-14 15:28:13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平凡岗位,出彩人生

   ——记河北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梁小辉

 

  在高墙深处有这样一群特殊的罪犯,正常人都不愿意与他们接触,因为他们是艾滋病罪犯。但是,有一个人却与这些罪犯朝夕相处,用青春和生命守护着他们,守护着监狱的安全稳定。他,就是我省监狱系统干警的优秀代表——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四监狱二监区监区长梁小辉。

  面对干警的恐惧心理,他率先垂范,第一个脱掉防护服和手套,走进监舍与艾滋病犯零距离接触;面对罪犯的躁狂,他两次手被划伤,危险时刻挺身而出,用双臂抱住艾滋病犯。

  2009年底,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决定在冀东分局第四监狱成立特管监区,集中关押全省男性艾滋病罪犯。艾滋病在人们的头脑中,几乎是与死亡划等号的疾病,听起来使人毛骨悚然,更别说与它打交道。因此,分局领导和监狱领导经过认真考虑,反复酝酿,决定抽调时任第四监狱出监大队大队长的梁小辉负责特管监区。

  筹建初期,面对时间紧迫而又毫无经验的这项艰巨任务,梁小辉迎难而上。2010年春节刚过,他便带领干警到福建等地的特管监狱考察。每到一个监狱,他总是看个仔细,问个明白,密密麻麻的笔记写满了一本。返回单位,他顾不上看看妻子、年幼的女儿和满头白发的老人,一头扎进监区,一边与大家研究方案,一边学习艾滋病犯管理知识。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紧张筹备,监区硬件设施基本完善, 20余项管理制度顺利出台。2010年4月22日,特管监区正式收押艾滋病罪犯。

  艾滋病具有血液和唾液传染的极大危险性,有的病犯还患有肝病、肺结核、疱疹等传染性强的疾病。为此,特管监区开始运行后的头两天,所有干警心理压力非常大,都不敢走进监舍。看到干警们的恐惧心理,2010年4月23日,梁小辉率先垂范,第一个脱掉防护服和手套,大步走进监舍。当时,监舍内的罪犯惊呆了,监舍外的干警们也为他捏着一把汗。后来时间长了,大家看到梁小辉也没有什么事,就陆续开始与艾滋病犯接触。

  但是,由于艾滋病罪犯对未来充满恐惧,对生活极度绝望,往往表现得极易冲动。焦虑、敌视、恐慌、打架、自杀,是艾滋病犯的常见特点。这也给监管工作带来了难以预料的风险。干警们深知在艾滋病犯监区工作,最大的风险也是最致命的——就是感染病毒。可梁小辉一次次用他的“无畏”直面着生死,用“舍我其谁”的劲头冲在“危险”最前线。

  2011年6月的一天,梁小辉值班时发现两名罪犯在监舍吵架,并扭打在一起,立即上前制止,将二犯拉开,并对二犯批评、教育。但在拉开罪犯的过程中,梁小辉不知什么时候手指被划伤。在场的罪犯见状都惊呆了,立即劝梁小辉赶紧治疗。随后,梁小辉只做了挤血、消毒等简单处理。

  2011年9月,在搀扶一名病重艾滋病犯进行体检过程中,梁小辉再次发生意外——手被划伤。身边的干警毕吉祥见状立即打电话向上级报告了此事。分局和监狱领导命令他立即赶赴疾控中心做检查处理,及时避免了感染。

  2012年1月,一名罪犯病情加重,情绪异常,连续用头撞击监舍窗户玻璃。正在值班的梁小辉见状迅速冲上去,用双臂紧紧抱住罪犯,控制了事态的发展,及时避免了一起恶性监管事故,也保护了身边干警。可当时那场面,让每一个在场的干警都替梁小辉捏把汗。事后他回忆:“说实话,面对艾滋病犯我也害怕,可是危险面前,我想不了那么多,我是监区长,我得往前冲。”

  梁小辉就是以这样率先垂范、勇于担当、临危不惧的精神感动着他身边的同事,用生命守护着艾滋病罪犯监区的安全。2012年初,梁小辉被正式任命为第四监狱二监区监区长。就在这一年,他运用现代警务理念,完善了监区功能格局,建立起艾滋病犯激励和惩罚机制、教育机制、生活机制、医疗机制保障体系和管理体系,并全面实施狱务公开、阳光执法,当年实现了罪犯收得下、管得住、不出事的平稳开局,2013年被省监狱管理局命名为省级首批“规范化监区达标单位”。

  由于艾滋病犯大多为顽固犯,而且恶习深重,干警在管理过程中随时都存在人身安全问题,罪犯经常有恃无恐地提出无理要求甚至恐吓要挟干警。为打击罪犯抗拒改造气焰,梁小辉紧紧抓住罪犯渴望生存的强烈欲望,把个别谈话、感化教育作为主要改造方式,坚持“宽严并济”和“打击与管理并重”的改造策略,开创了艾滋病犯管理教育新模式。

  罪犯闪某不仅患有艾滋病,而且有吸毒史,毒瘾时常发作,在看守所时就曾捣毁摄像头、几次寻死。收入特管监区后,更是抗拒改造、消极厌世。梁小辉细心的发现,闪某的低落沮丧、对抗改造不过是对艾滋病的恐惧、对人生失去希望的一种外在发泄形式,这也恰恰是大多数艾滋病犯普遍患有的心理问题。“找准症结,对症下药。”梁小辉找来大量的资料,坚持每天与闪某谈心,让闪某重新正确认识了艾滋病,鼓起了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

  2011年中秋,梁小辉把一个纸包递给了闪某。“吃吧,这是你母亲从老家给你寄来的月饼,今天我就破一次例,请示领导后给你带了进来。这儿还有一封她老人家写给你的信……”说完,梁小辉用手轻轻拍了拍闪某的肩膀。闪某简直有点呆了,他不记得自从感染艾滋病后,还有谁这样拍过自己的肩膀。吃着家乡味道的月饼,读着母亲满是教诲的信,感受着干警兄长般的关爱,闪某反改造的心理防线在那一刻彻底崩塌了。后来他说:“如果我再这样自暴自弃下去,怎么对得起家人的期盼和嘱托,怎么对得起梁监区长连续90多天来对我的劝慰?”自那以后,闪某积极改造,得到了减刑。出监那天,他由衷地说:“没有梁监区长,就没有我的今天。”

  在特管监区有一个“特别之特别”的群体,就是同性恋罪犯,他们心理扭曲,情感错位,思维方式、行为方式都不同常人,改造工作尤为困难。面对同性恋教育改造这个新问题,梁小辉与其他干警协调联动,多措并举,对病犯双方进行耐心细致的教育引导,对同性恋犯进行适度隔离,加强监控、严格管理,而后根据他们的擅长及爱好,安排类似十字绣等适合的手工活动,分散他们的注意力,避免不良行为发生,确保了监区监管稳定。

  同性恋艾滋病犯张某经常发烧。由于家人放弃了他,他没有钱买消炎药。梁小辉曾多次为他联系社会医院,但一听说是艾滋病患者治疗性病,医院都不愿意收治。看到张某疼痛难忍,梁小辉不忍心,每次张某在监狱医院输液,梁小辉都会自己掏钱为他买一些水果或是营养品。被梁小辉感动、稳住了病情的张某,2014年春节前把自己绣的一幅十字绣《冰火两重天》送给了监区。画面上深邃幽蓝的背景中,一匹骏马昂首嘶鸣,马颈上棕红色的鬃毛随风飞扬,张某借这副作品祝福梁小辉和监区干警们马年吉祥、鸿运当头,表达感激之情。他说:“家人放弃了我,不要我,情比冰薄;可梁监区长、干警们对我比亲人还亲,真情似火。”今年4月23日,减刑释放的张某临行前含泪说道,“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梁监区长的恩情,出去后我一定好好打工、好好生活。”

  在监区内的艾滋病犯,多数为家在四川、云南、广西的彝族。这群罪犯不仅抱团、仇视干警,而且由于方言难懂,给监区管理教育带来了很大困难。

  然而,梁小辉在对待彝族罪犯群体工作上,却靠巧打“家乡牌”,收到了出奇的管教效果。平时,梁小辉不仅组织干警认真学习彝族文化,了解彝族风情,还通过同他们聊家常,讲彝族人的风土人情,了解到他们喜食酸、辣口味的生活习性。于是,他就申请监狱在伙食上加以调剂,并使得整个监区的艾滋病犯伙食标准比普通罪犯多出一倍,每天都能吃到肉和鸡蛋、奶粉和新鲜蔬菜等。了解到彝族兄弟民族能歌善舞这一特点,梁小辉就安排业余时间组织彝族艾滋病犯唱“家乡歌”、跳“家乡舞”,使他们在远离家乡的北方也能感受到家的温暖,很快有了归属感,拉近了与干警心与心的距离,从而安心改造。

  艾滋病犯管理的第一难是罪犯保外就医难。五年来,为了让监区中的艾滋病犯得到及时救治,梁小辉长期跋山涉水到罪犯原籍,协调当地政府和司法、医疗等部门,接收罪犯保外就医。因为对艾滋病知识的缺乏,再加上世俗的偏见,许多地方医疗单位不愿收治艾滋病罪犯。于是,梁小辉就每次自己从工资里拿钱,买些土特产和礼品,四处奔波为罪犯求治。正是由于梁小辉的付出,才确保了监区艾滋病犯的及时保外就医。

  在医院看护艾滋病犯是干警们感到艾滋病犯管理的第二难。不仅要24小时轮班看守,还要为艾滋病犯端屎、端尿。这是许多公务员难以想象、更难以做到的事情。可在梁小辉的带动下,整个监区的干警都做到了。

  一次,一位四川甘洛县的彝族艾滋病犯在唐山某医院保外就医过程中,每天都要在床上拉屎、拉尿。看到梁小辉这位副处级干部每天不仅给打饭、买补品,还亲自为他端屎、端尿,这名罪犯故意绝食。他偷着告诉护士说,他绝食就是为了少拉、少尿,不好意思再让梁监区长这样的领导干部为自己一个艾滋病罪犯端屎、端尿。今年4月23日,还是这位彝族艾滋病犯被梁小辉亲自护送到了家乡保外就医。因为在平时和此次途中,病犯把梁小辉和监区干警们对待他就如亲人的好多事情都告诉了家人,所以,当日梁小辉和另外两名干警走到病犯的家门前时,见到了格外令人感动的一幕场景。这位病犯的家人领着一头牛,非要用这头牛来招待梁小辉一行。

  数年奔赴大西南,对彝族风俗早已熟知的梁小辉,此时明白他们受到了彝族乡亲们最隆重的“打牛”待客之礼遇。在得知病犯家人花了5000元买了这头牛后,一向严守执法纪律的梁小辉,在劝说他们把牛退回之后,便直接返回。梁小辉一行离村时,病犯和家人脸上都挂满了泪花。

  自监区成立以来,梁小辉带领监区干警已成功教育改造艾滋病罪犯49名,转化率100%。梁小辉被大家形象地称赞为监狱教育改造工作的“执法尖兵”,艾滋病犯管理教育的“特管卫士”。

  一路艰辛,一路付出,30年的狱警工作,砥砺了梁小辉坚毅、果敢、有责任、敢担当的品格。在罪犯的眼里,他是尽职尽责的好警察;在同事的眼里,他是敢啃硬骨头的拼命三郎;在领导的眼里,他是深得信赖、可以委以重任的中层干部。

  时至今日,梁小辉还清楚地记得,在监区成立前监狱长找他谈话告诉组织上想安排他负责艾滋病犯监区工作时,他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这段时间以来,艾滋病犯和特管监区成为监狱的热点话题,大家都在猜测谁来负责这项工作,想不到突然降临到自己身上。”大约有十分钟,他没有说一句话。他心想,如果推辞,作为一名干警,辜负了组织多年的培养;如果接受,则意味着冲向风口浪尖,意味着风险、挑战、付出和牺牲,意味着他在家人、亲友和社会上要面对想象不到的压力。他不敢继续往下想。稍稍稳定了情绪,梁小辉却毅然做出了让监狱长如释重负的选择:“既然监狱需要我,我就服从领导安排。”

  然而,由于人们对艾滋病的恐惧,梁小辉深知在知道他这个特殊工作岗位情况的亲朋好友眼里,自己却是一个非常不受欢迎的人。所以,他上任后一直瞒着妻子和孩子。在筹建特管监区过程中,梁小辉40多天吃住在监狱,没有回过一次家。一天,当梁小辉回到家中,妻子不解地问:“你这么长时间不回家,单位工作就那么忙?”女儿也撅起了小嘴,埋怨道:“爸爸,你是不是把我和妈妈忘记了,不要我们啦?”看着瘦弱的妻子和眼泪汪汪的女儿,梁小辉有许多话要说,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他噙着泪水,俯下身,把女儿紧紧抱在怀里,用宽厚的胸膛抚慰着幼小的心灵……

  时间一长,妻子对他的工作有所察觉。在妻子一再追问下,梁小辉说出了实情。妻子得知后,起初是一万个不情愿。在知道实情的第一夜晚,妻子含泪劝道,我从电视里看到得了艾滋病的人在医院里都是严格隔离的,会传染人的,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孩子可怎么办呀,你还是和领导说说,咱别干这份工作了。

  妻子的话语,句句刺在梁小辉的心里。他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耐心做妻子思想工作,告诉她艾滋病只要科学预防,是不会传染的。在他的努力下,妻子渐渐接受、理解并支持他的工作了。现在,每次去上班,妻子总会悉心叮嘱他,注意安全。梁小辉也总是主动帮助妻子料理家务。因为他总觉得亏欠妻子太多、太多。

  特殊的警察岗位给他和他的家人带来的难以言表的痛苦,梁小辉只有把这些痛苦深深埋在心底。特殊的岗位,不仅需要面对巨大的健康和生命风险,还要面对许多超乎寻常的廉政执法考验。2012年底,艾滋病犯李某多次找到梁小辉,要求监区为其办理保外就医。李某说:“家里准备了两万元钱,作为帮我办理保外就医的答谢。”梁小辉当场对其严厉批评:“依法办事是监狱警察的天职,你符合保外就医条件,我们会按规定办理。监区没有给你呈报,是因为你不符合保外就医条件。”之后,李某在梁小辉教育和鼓励下,通过自身努力,减刑7个月。艾滋病犯孔某,肛门处发现疑似直肠癌囊肿,因其符合保外就医条件,监区为孔某呈报了保外就医。但地方政府以艾滋病犯不好管理为由拒收。梁小辉多次与地方政府联系、协调,使当地政府最终同意接收该犯。2012年10月,在北京市佑安医院交接手续时,孔某的姐夫为表示感谢将2000元现金递给梁小辉。梁小辉委婉拒绝:“你们花钱的地方还多呢,用这钱好好治病吧!”

  在监狱大家常说一句话:犯人有期限,干警无期限。作为一名监区长,梁小辉付出多少心血,吃了多少苦,为病犯花了多钱,他自己也不清楚。据不完全统计,五年来梁小辉累计加班380天,等于多干了一年多的工作;为了找人托关系联系救治艾滋病犯,再加上平时给艾滋病犯买水果和营养品等,自己花去了上万元。

  梁小辉就是以这样默默无闻的奉献,竖起了一个忠于职守、勇于担当的人民警察的英雄形象。因成绩突出,梁小辉先后5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2次荣记个人三等功;2012年被评为河北省司法行政系统优秀共产党员,被推荐省直机关“创先争优——群星璀璨”入选人物;2013年荣获河北省“五一”奖章和唐山市曹妃甸区首届道德模范提名奖。

关键词:艾滋病,罪犯,梁小辉

责任编辑:张鹏宇

相关新闻

主办单位:河北省监狱管理局
备案序号:冀ICP备08003586号 技术支持:长城网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以上